您好,欢迎来到邪恶小说网,本站小说齐全,总有一本经典好看的小说是您的最爱!

当前位置:首页 - 游戏竞技 - 安晴的视界 - 301-刺痛的面具

301-刺痛的面具

作者:L1cku  书名:安晴的视界  更新时间:2020-01-14
随即,雪玥便一下子昏了过去。

“雪玥!”秦禾赶忙跑过来扶起她,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。

所幸的是,尽管雪玥昏了过去,但是并无大碍,只是太过疲劳,消耗过度。

而焦锄,则又恢复了自己本身的意识,但是那断裂的手臂仍让他痛苦不堪。他跪在地上,扬天长啸了一声,继而,断裂的手臂被绿色的火丝重新连结到了一起,整个手臂瞬间又恢复了正常。

这所有的一切,秦禾都看的一清二楚。看来,雪玥在临昏迷之前,已经释放了绿火,重新将焦锄的手臂连结。尽管雪玥的治愈之火运用的更加灵活了,但如果不是黑暗生物的话,那种程度的粉碎恐怕根本不可能在那一瞬间愈合。

雪玥那几近疯狂的战斗方式让秦禾十分意外,不过,这也难怪……

但是,更让秦禾在意的是,受到如此重创的元本伊究竟如何了。

“焦锄?”秦禾叫了他一声,然后朝那个方向看了去。

焦锄明白了他的意思,他朝雪玥看了一眼,在确认她没有生命危险之后,便起身朝元本伊的那个方向走去。虽然刚刚完全被雪玥控制,但是,仍然他在那时还是有自我意识的,也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小大也从雪玥的口袋里钻了出来,他看着雪玥的倦容,也不由地感到惊讶。没想到她竟然能爆发出这么强的能量,而且,现在还是比较不纯熟的状态,以后的话,恐怕是会有更大的潜力。

焦锄回来后,他的手里拎着一个石骨,看来元本伊在冲击地面的瞬间便脱身而去。不过,看样子,他也已经深受重创,否则也不可能会用这种招式降低伤害并逃走。而且,这种替身的招数会在瞬间消耗掉巨量的魂力,这无疑会让他丧失继续战斗的能力。

秦禾轻轻抚摸了一下雪玥的脸颊,然后对她微微一笑。如果说,她能够因为小赟而产生如此刻骨铭心的共鸣的话,恐怕,在她那平日嬉笑的面具下,隐藏着的是一颗不愿再受伤的心吧,他想。

焦锄抱着雪玥的身子,跟在秦禾的后面。路途漫漫,还不知道要走多久。不过,秦禾心里已经暗暗发誓,下一次,自己一定要及时地站在雪玥的面前,绝对不能再让她失控了……

……

…………

记忆…………

“你要照顾好你弟弟,知道吗雪玥?”母亲在厨房一边刷碗一边说道。

此时,午饭后的雪玥正在沙发上躺着玩手机,和闺蜜们聊天。好不容易到了休息日,窝在家里实在是对不起这么好的天气。

但是,当她听到母亲的话时,却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,他弟弟一直都很粘她,不论到哪里都跟着他。所以,她每次都要费很大的功夫才能脱身,真是不方便。

“你听没听到?”见雪玥没回答她,她便停下了手里的活,不耐烦地转过头来问道。

“知道了。”雪玥不情愿地说道。

“我现在就你们两个了,知道吗?如果你们还不互相珍惜的话,你要我该怎么放心?你要好好照顾弟弟,知道吗?”她转过头继续刷碗,在她话语里透露着微微的悲伤。

自从雪玥的父亲跟别人离开这个家之后,她从来没有把任何负面的情绪感染给她们两个,一直都把悲伤留给自己,想要尽可能地为他们两个创造更好的生活。儿子还小,他还什么都不懂,但是雪玥不一样,她很清楚,但是她却因此而怨恨母亲的无能,怨恨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留不住男人。

“我们现在去哪啊姐!”弟弟从洗手间里出来后,直接奔向雪玥,在她面前兴奋地说道。

雪玥放下手机,视线越过弟弟的肩膀,看着母亲操劳的背影,然后言不由心地说道:“走啊,去我闺蜜家里玩,好吗?”

“好啊!!”他兴高采烈地说道。

雪玥牵着弟弟的手,在临走之前,他说道:“那妈妈我们走了?”

听到儿子的话后,她微笑着转过头说道:“欸!别玩太晚啊,早点回来吃饭。”

在关上门的那一刻,她不住抽泣,她悲伤并不是因为别的。而是,尽管在孩子面前再怎么坚强,可也无法时时刻刻保持如此。这对她而言,这对她一个女人而言,实在是有太多不可言喻的无力感。

而刚出门的雪玥,似乎依稀也感受到了什么,她出神地停下了脚步。

“怎么了姐姐?”弟弟抬头问道。

“没什么。”雪玥晃过神来,然后便牵着弟弟走了。

……

“我弟呢?”雪玥问道。

此时,雪玥已经和朋友们打了很多轮牌了。很久没听到她弟的声音,雪玥有点儿不放心。

“哦?让我关在仓房里了。这次还挺懂事儿的,乖乖的一声不吭的就进去了。”她若无其事地说道。

“关……仓房??这次??我不是让你带他去楼下侧厅去看电视吗?!”雪玥有点儿不爽,她一下子坐起身来。原来这不是一次两次了,但是为了不让雪玥担心,他从来都没跟雪玥说过。邪恶小说网∷∷WwW.xiEEXIaOShUo.CoM

“你跟我急什么?要不把他反锁在仓房里,他不会又到处乱跑??说到底还不是你,总带着个跟屁虫!”她回怼道。

“钥匙给我!”雪玥喊道。这心中的焦躁是怎么回事,说不清道不明。

“钥匙在门上。”她没想到雪玥这样着急。

雪玥不再和她争辩什么,丢下手里的牌便匆匆下楼去了。在这短暂的路途中,雪玥总是感到有些不安,也说不上是怎么。外面似乎也很是喧嚣,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这无疑让雪玥更加担心。

“雪枫!!”就在她打开仓门的那一刻,她瞬间瘫坐在地上。

整个仓房没有任何破坏的痕迹,但是她的弟弟却惨遭毒手,躺在一片血泊当中,泪水和血水混杂在一起,她木讷地站在那里,悲痛得似乎都不知道如何反应。而此刻在雪玥面前的肇事者,则是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“生物”,正在啃食着他的尸体。

“对不起,弟弟……”她紧咬牙关,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。

有时候,我们总是觉得某种关系是个负担,可其实,它却是非常珍贵又脆弱的眷顾。时不待我,当你意识到的时候,也许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,只剩下无力的嘶吼和永远不得安宁的心。
扫描二维码转到手机阅读
手机阅读二维码
人气小说